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青瓷新闻 >> 浦城的发现
新闻阅读

浦城的发现

作者:佚名 | 来源:网络转摘 | 时间:2008-07-23
在福建北部的浦城县有一个古朴而又宁静的小村庄,叫管九村。
  村外的山坡上,那些疑似古墓的土墩子,千百年来一直像迷一样存在于人们的传说中。
  2005年,一支由福建博物院和福建闽越王城博物馆组成的考古队,正式对这些土墩子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很快,存在于人们内心的谜团被一一解开。
  这片曾引起外界高度关注的土地上,到底隐藏着哪些鲜为人知的历史呢?
  □早在2004年的5月份,在浦城至南平的高速公路开工建设前夕,考古人员就已经开始着手对沿线展开了细致的调查。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努力,考古人员发现了一个庞大的遗址群,在所勘查的区域内分布着大小70多处墓葬。
  经过考古人员的仔细甄选,最终确定了19个重点区域,其中管九村外神秘的土墩子,愈发成为考古发掘工作的重中之重。因为,这里的土墩不但分布密集,在地表还发现了大量的陶片。
  这些土墩子现存高度一般在2米左右,高者达3米多,个别的不足1米。裸露的红褐土昭示出它久远的年代。
  一天,管九村文物保护员在大王塝山上发现一座墓葬有可能已被盗。大王塝山是当地百姓的叫法,相传这座山上埋葬着一个大王。对于这个沿袭了千百年的叫法,在场的考古人员充满了猜测。
  考古人员决定先对这座墓葬进行试探性发掘。
  几天后,他们最终确定,这座墓葬和其他30多个分布在管九村周边的土墩子是一个庞大的土墩墓群。这个带有突破性的发现无疑印证了当时作为中国最古老的墓葬形式之一———土墩墓,已经在这里开始出现,并随着数量的增多而日趋成为这里墓葬文化的显著特征之一。
  当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清理完大王塝墓葬的最后一层土时,发现墓葬已经被盗得一干二净。虽然墓葬中的随葬品全部被盗,但是最后发现的一样东西还是给失望中的考古人员带来了一个小小的惊喜,他们在墓葬底部的泥土中发现了一具人的骨架。可惜的是,由于岁月的侵蚀,这具骨架几乎完全腐化。即使如此,考古人员还是意外地从泥土中清理出了几颗牙齿。
  在对这具骨架和牙齿进行碳十四的测定后,神秘墓主人生活的年代被初步确定,大致是在西周到春秋时期,距今至少2400年以上。
  由于陪葬品被盗,现在已难以确切地知道大王塝墓葬主人的生前身份,但从墓葬的规制上,仍可以感受到墓主身份的显赫。整个墓全部用片石累积而成,在当时的条件下能修到这么大的墓,说明他的等级是很高的。这也印证了当地百姓千百年来对此山的叫法。
  阶段性挖掘所取得的成果让考古人员欣喜若狂。于是,他们开始着手周边墓葬的挖掘工作,以期获得更为完整和有价值的资料。首先,他们把重点设定在临近一处一墩双墓的土墩上,最先挖掘的这座墓葬被命名为一号墓,随后开始的一座则被称作二号墓。
  但很快就从一号墓那边又得到了一个坏消息:一号墓也同样被盗掘过,且已经成了一座空墓。
  为什么前后发掘的两座墓葬都曾被盗?是什么人如此猖獗?
  福建盗墓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商代。到公元前110年,汉武帝平定闽越,对闽越国内部采取分化瓦解的手段。为了彻底消除后患,汉武帝诏令将闽越举国迁往江淮内地并焚毁闽越国的城池宫殿。从这时开始直到三国时期的300多年时间里,福建一直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四面八方的流民大量涌入,专门从事盗墓活动。一时间,闽越时期的遗址和墓葬几乎被逐一盗掘。
  □即使如此,当年的盗墓者也有遗漏的地方。也正是他们的遗漏,才有了2005年1月3日二号墓发掘时带给考古人员的惊喜。
  这天,负责协助清理工作的农民在用锄头挖掘的时候,偶然间触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待慢慢剔除全部表土后,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把保存完好的青铜剑。
  这把青铜剑是短剑,造型精美,铸造精良,把手有两个耳朵,具有典型的越式风格。虽然剑的刃口有些残缺,但仍然能看出当年精湛的制剑工艺。
  这把短剑,经文物专家的鉴定,年代大致确定在距今2800年左右的西周晚期。
  除了短剑,此次发掘中又陆续出土了包括矛、戈、匕首、箭镞以及锛和刮刀等珍贵文物。
  在所有出土的青铜器物中考古队员们发现了另一个奇怪的现象,为什么全是兵器而没有像北方中原商代墓葬那样出现青铜礼器呢?
  浦城地处古代闽越交通要道,同时也是军事重镇,大量兵器的出土说明这里曾发生过无数的战争。在那个蒙昧遥远的年代,祭祀是一项非常重要的活动,那么祭祀用的礼器是必不可少的。可是在浦城的发掘过程中还没有出现过一件礼器。是被盗墓者所盗还是另有原因?
  就在土墩墓的部分发掘工作接近尾声时,在离管九村一公里远的猫耳弄山地表,考古人员又发现了大量的几何形印纹硬陶片,陶片分布之广让在场的人们感到惊讶。
  □可就在这时,一件让人揪心的的事情发生了。
  在浦南高速公路施工过程中,挖掘机挖出了3件青铜器,被开铲车的司机拿走了,而司机已不知去向。
  费尽周折,3件青铜器才最终逃过了被私下交易的厄运。
  经鉴定,被追回来的3件青铜器中的青铜碗是国家一级文物,另外两件因为被铲车破坏,只被定为国家二级文物。
  为什么事先考古队员们没有发现这些重要的文物呢?
  原来,考古队挖掘的都是基本成形的土墩墓,而那个土墩墓则在边上,非常小也非常不起眼,在古代就被盗墓者漏掉了,也因此成为目前已经挖掘的惟一没有被盗过的土墩墓。
  这3件青铜文物的坎坷命运可以说是因祸得福。
  这3件青铜器皿明显是祭祀用品,尊和杯是酒器,盘是盛肉用的。三件文物的出现体现了浦城土墩墓群考古的价值和意义,从而进一步证明了古代闽北文明与吴越及北方中原文明的紧密联系。
  □考古队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完成了对浦城管九村30多座土墩墓的抢救性发掘,取得了重大的考古成果。此次的挖掘,除发现一些青铜器物以外,他们还相继发现了很多罕见的原始瓷器和陶器。
  结合先前在猫耳弄山发现的大量陶片,考古人员推断,这里一定还蕴藏着一个古人烧造陶器的窑址。
  为了尽快弄清陶片的来历,以便获取更多的历史信息,考古队决定即刻对猫耳弄山上的18座遗址进行挖掘。
  随着发掘工作的不断深入,考古队员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有一座遗址所出土的器物无论是器形还是种类,远比另外17座遗址出土的要多。一些黑色的碎陶片上面还绘有席纹、云纹、方格纹等各种美丽的纹饰。他们如获至宝,因为这就是传说中的黑衣陶。
  这些黑衣陶,是福建地区典型的商代遗物,形成时间大约在3500年到4000年前,被许多学者认为是瓷器的前身。
  另一组考古人员则在墓葬群对面的两处遗址上挖掘出一个生活区。他们在清理一些碎陶片时,发现了许多圆形、方形的灰坑。这些灰坑其实就是垃圾堆,表示这里曾经是古人类的生活区。
  □随后几天,考古人员又在山坳底部一处新开辟的小路上发现了许多陶片。考古队即刻对这里开始了挖掘,结果让他们大吃一惊……
  他们发现在土壤里面有炭粒和红烧土,红烧土呈圆弧或长条状分布,表明这里一定是座古代的窑址。为了不破坏结构,考古队员们只能用小刮刀、小锄头等等一点一点地进行挖掘。四天后,这座古窑渐渐显露出了它的形状。
  这是一座长条形的窑址,它建在山坡的中下部,顺着山势往上延伸,长大约六七米。经过考古队员的清理,很清晰地看到窑炉的火膛和火道。窑底的土质呈青灰色,很像是经过长期烧制留下的痕迹。
  “龙窑!是龙窑”一位队员兴奋地大声喊道。这一重大的发现,让在场的所有考古人员都欣喜万分。
  龙窑在当年是我国南方一些地区用来烧造青瓷的窑炉,因其建在山坡上,很像一条龙的形
  状,所以叫做龙窑。龙窑技术是在唐宋以后才逐渐成熟的。但是,关于它的发展和演变过程,考古学界一直存有争议。
  这座龙窑是福建省境内的首次发现,而且作为有烟囱的龙窑,即使在国内也是不多见的。紧接着,考古队员又在这座长条形的窑下方,发现5座圆形和椭圆形窑。
  这5座窑和龙窑之间有着叠压打破的关系,龙窑压着椭圆形窑,椭圆形窑压着圆形窑。年代相距应该在几十年之间,这就证明了它们和龙窑之间存在着传承、发展和演变的关系,是迄今发现的中国最早的龙窑。这座距今3500年左右的商代早期遗迹,堪称是中国龙窑的鼻祖。
  随后,考古人员在这座遗址的不远处又发现了一处大型的墓葬群,一共13座。其中,一座位于山坡上的墓葬经过分析是当年窑工的墓葬。里面还出土了一些器物,显然是作为陪葬品随死后的窑工一起下葬的。
  从这些墓葬中出土的陪葬品来看,当时已有明显的等级制度和阶级划分。
  □随着浦南高速公路施工的全面开始,这个不速之客开进了考古挖掘现场。原来,正在挖掘中的遗址,一半是在高速公路的设计线路上。如果继续施工,窑址的另一半将被毁坏。那么,这片3000多年前的窑炉遗迹将会遭到毁灭性的破坏。
  施工人员与考古人员站在各自的立场上,态度都非常强硬,一时形成对峙,气氛十分紧张。
  考古人员把情况向上级有关部门作了汇报,同时向社会各界发出呼吁,寻求对这片窑群遗址实施原地保护。
  鉴于窑址的重大研究意义,经过多次磋商,施工方最终同意让高速公路绕过商代窑群实施改道。就这样,这座大型的商代窑群的原址保护工作也终于尘埃落定。
  数日后,考古人员在这里又陆续发现和清理出一座龙窑和两座椭圆形窑。龙窑几乎保存完好,尤其是那座高达1.2米的烟囱,后来被专家誉为是“中国第一烟囱”。
  从圆形窑、椭圆形窑发展到长条形龙窑,这三种窑的发现,证明了中国南方在商代窑炉的多样性和已经发展成为自身独立的窑业系统,这也为研究中国早期窑业技术和陶瓷史进程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由于特殊的文物考古价值,猫耳弄山商代窑群遗址被国家文物局正式列为2005年中国考古十大发现之一。
  据考古专家推断,由于浦城特殊的地理位置,商代早期在这里就存在着龙窑产品的贸易往来。当时,在古窑群的周围有着相当繁荣的景象。
  3500多年前,当中原进入到青铜时代并逐渐出现夏商周等国家政权时,闽北地区可能还尚处在原始社会的末期,或者仅仅是氏族部落的阶段。当地的人们依旧沿袭着物物交换的传统,利用生产出来的陶器与周边的大部分地区进行着频繁的贸易往来。
  就在猫耳弄山商代窑群遗址被成功列入2005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第二年,浦城管九村土墩墓也随即入选。
  如今,虽说浦城的考古工作已近尾声,但此时仍有一个秘密正在破解中:当初,在现场取回的陶片上发现了一些看似阿拉伯数字的符号,让考古人员产生了无限的遐想。难道早在商代时中国就开始使用今天的阿拉伯数字吗?这些符号的到底有着怎样含义呢?
提交会员:admin | 浏览次数:
复制 】 【 打印
收藏分享
 
龙泉青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龙泉青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龙泉青瓷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龙泉青瓷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龙泉青瓷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龙泉青瓷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如:由于互联网的多次转载,造成文章的作者/来源丢失,如果有您的文章未注上名。),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龙泉青瓷网联系。
本网所有信息仅供交流学习之用,转载均注明出处(如有遗漏请指正),如果你不希望您的作品被转载,请来信我们将做删除。(admin@lqqcw.com)

>>相关资讯:

上篇新闻:陶瓷,给后人留点什么?   下篇新闻:何似在人间
查看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评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龙泉青瓷网的观点或立场
品牌展示
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