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青瓷新闻 >> “陶瓷产业不会湮灭,而是有更科学更美好的发展
新闻阅读

“陶瓷产业不会湮灭,而是有更科学更美好的发展

作者:钟政 | 来源:中国建材网 | 时间:2008-10-06
中国陶瓷产业将永不湮灭,并和自然年轮一样有春夏秋冬而轮回式的发展下去

    陶城报:您对中国陶瓷产业有怎样的整体判断?

    陈帆:29届奥运会开幕式文艺表演中在体现中华民族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代表作中一再提到陶瓷,连颁奖服也用上了青花陶瓷图案,再次昭示了中国陶瓷在中国和世界上被认同、被接受的崇高地位。

    如果将历经万年的中国陶瓷发展过程按其生产力的水平划分,可分为三个阶段。上世纪上半叶以前可算为一段。这一段的中国陶瓷是创始和漫长积累发展岁月,在世界上领先,在国内是作坊式的生产模式,体现真正意义上的传统陶瓷:五千年前有陶器;夏商周春秋时期有建陶和原始瓷;隋唐五代时期有青瓷、白瓷、黄釉、花釉、黑釉;宋辽金时期有耀州瓷、钧瓷、龙泉瓷,有耀州窑、钧窑、汝窑、哥窑、官窑;明清时期有景德镇瓷和御器厂。历代都有对陶瓷业的发展作出开拓性、突破性的贡献,都为后人留下让人记住、让人着迷、让人记述追溯的东西。上世纪中期至末期的五十年,可算为一段,这一段的中国陶瓷有两个突出的特点:一是传统陶瓷开始向现代工业化生产转变,陶瓷行业经济逐步显露;二是建筑卫生陶瓷与装备的崛起,在世纪末达到一个高峰。进入21世纪,可算为另一段。这一段的中国陶瓷的最大特点是在世界东方形成一个强大的陶瓷产业中心或称基地,中国成为世界传统陶瓷产品和建陶装备的最大生产国、消费国和出口国,产业经济成为国内许多地方的经济支柱产业。

    中国陶瓷就是这样一路过来,由于其具备无可替代的实用性、功能性、文化性、独特工艺和国际性等,会和自然年
一样有春夏秋冬而轮回式的发展下去。 

    中国陶瓷有5000年的发展史,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很多贡献,我坚信不会在我们这一代人湮灭,而是有更科学美好的发展。

    中国传统陶瓷产业建设的目标就是将传统与现代相融合,成为不被社会拒绝而是可以接受的产业 

    陶城报:您认为中国传统陶瓷产业建设的目标是什么? 

    陈帆:史实已经说明,中国陶瓷太讲究传统,可以做精,不能做得强大,其主产品一定要实行现代工业化生产才有出路。太现代化,丢开传统,跟着发达国家走不是不可以,而是走不下去。过去若干年,中国许多企业全线引进外国的而又自己没有能力利用好的几乎都没有好结果就是明证。近些年,中国陶瓷生产技术、工艺、装备发展这么快,关键在于国人制瓷能力由经验传统型走过模仿型之后又走向自主创新型,个别还引入原创型所取得的结果。这也算是传统与现代相融合的明证。利用有自主知识产权开发出来的东西特别得心应手,特别舒畅。 

    这些年的洁具、墙地砖及相关配件的建筑卫生陶瓷业发展得这么快,在国内国外打造了广阔的发展空间,因为其产品和服务让现代社会人感觉很好,很需要,建陶产业逐步成为社会接受的产业。即使有些地方不想要但别的地方要,不至于走到绝境。反过来看,这些年来有一些产区,产业集群过于密集,环境容量小,致使自然环境受到一定的污染和损害,产业受到拒绝限制或转移,也是一个例证,说明产业不被社会接受,就要走到另一个尽头。 

    作为陶瓷产业的发展模式是传统和现代的融合,作为产业远景规划的原则是做到社会是否能接受。这是我对中国陶瓷产业发展的第一个理念。 

    中国陶瓷产业发展的“华山一条路”—— —节能、降耗、减排、环保、政策、创新 

    陶城报:你认为中国陶瓷产业发展的道路应该是怎样的? 

    陈帆:作为中国陶瓷产业发展之路的提法已经探讨了许多年,一直未取得行业共识,这个提法算是我对中国陶瓷产业发展的第二个理念。这既是国家建设环境友好社会、和谐社会、节约型社会的要求所必须,又引用了国家政府有关部门的提法,更是中国陶瓷走到了今天应尽的社会责任和大势所趋。 

    按当前产品结构的产量计算,年产150亿件日用瓷,均重0.3公斤/件;年产50亿平方米的墙地砖,均重按20公斤/平方米;年产2亿标件洁具,均重15公斤/件。三项的年产产品重达亿吨以上。折算为天然矿物原料的年用量达1.5亿吨以上。按佛山产区调查墙地砖生产的煤电耗用水平的数据,每吨瓷耗能约为210~290公斤标煤/吨瓷。现即便将日用瓷、洁具生产的能耗取同一水平,即均数取为260公斤标煤/吨瓷,年耗用标煤约4000万吨。 

    原料和标煤是两项对产业的主要投入部分。另一头的产出部分是供应市场的产品。按今年上半年的国内价和出口价折算,三项陶瓷产品总产值约为350亿美元,即每吨原料取得约为230美元的产值,每吨标煤取得875美元的产值。产出部分还有对自然环境影响,包括矿山、水、运输、排污、污染环境等未计入其中。 

    当前国家对自然环境和人居环境的保护主要是控制二氧化碳、二氧化硫、微颗粒粉尘和一些有毒气体的排放以及采矿、废渣、废水等对环境的损害。这些事情恰恰和传统陶瓷生产均有较密切的关系,又是陶瓷业要紧迫解决的问题。 

    当传统陶瓷做大了,资源、能源耗用必然多了,保护环境问题也紧迫了。节能降耗减排环境保护实际上是同一个系统的问题。政策是为解决问题提供必要的保障。创新是解决问题的动力,也是产业发展的牵引力。这一条路也可以看作当代政府给陶瓷产业发展的红线图,可以看作产业发展的空间领域。因此,只有此一条路才是综合治理的途径。 

    要建立反陶瓷理念 

    陶城报:我们的陶瓷行业经常受到社会上的批评,好像社会形象不太好,您怎么看? 

    陈帆:陶瓷人爱陶瓷是理所当然,但不要太多的扬长护短,建立反陶瓷理念,有时会显得十分科学和必要,其实作为一个产业存在于社会,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理由,不可能没有反对派的。就像多党制社会有反对党,议会里面有反对派一样。 

    现代化的建筑卫生陶瓷工业在二三十年前是很受欢迎的,国家鼓励,地方支持。二三十年后,在一些地方情况变了,尽管这个产业曾为地方经济发展作过重大贡献,一部分人也因此而富了起来,但把环境损害了,资源“吃光”了,土地利用价值低了,当地政府和百姓还是从欢迎到容忍再到反对。哪怕人家说什么什么听了不服气,但在人大在政协会议上没有听到挽留的声音,也算是“失道寡助”了。试设想,如果当地的政府、乡镇、企业早点有些反陶瓷的理念,也许会好一些。 

    现在有些企业搞异地扩张、搬迁,如果工艺、技术、装备、环保等措施没有创新,不早建立反陶瓷理念,若干年之后,同样会走上不归路。 

    当前,有关部门对陶瓷产业强调并带有一定强制性的下达节能、降耗、减排、环保指标和评估,完全可以理解为对产业可持续发展的警告,对产业发展提反陶瓷的声音。 

    凡是一个负责任的中国陶瓷人时时要想到,陶瓷产业要给这个社会造就一个什么样的现实?这个社会拒绝的是什么?这个产业呼唤的是什么?要我们去解决的又是什么? 

    支撑陶瓷产业发展的“三大资源”、“四个生产”、“四个方向” 

    陶城报:您认为支撑中国陶瓷产业发展要靠哪些要素? 

    陈帆:纵观当代世界传统陶瓷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必须有三大资源的支撑:原料与能源资源、市场资源、人力资源。尽管解决的方法可以各式各样,但三大支撑是必不可少的,这也是中国发展陶瓷业的经验总结和启迪,虽然中国陶瓷每年产量这么大这么快的增长,但80%以上的产品都是在国内消费的。没有国内大市场,陶瓷业不可能有今天的局面。只要市场存在,不管是国内的国外的,陶瓷业就一定会活得很好。市场既是商品与金钱的转换场所,也是产业的牵引力。陶瓷业的基本建设,就应该将市场的规范、行为、信用建设包括进去。市场是产业发展的终端,将市场建设好也是产业健康、高水平的基本要素。 

    未来中国陶瓷生产形式要坚持四个生产:新型现代工业化生产、清洁生产、文明生产、国际化生产。现代化加上新型二字是更多体现创新和环保。清洁生产是国策所求,是在人口密集工业发达或城市周边设厂的基本要求和条件。文明生产是当前我国许多陶瓷厂家要解决或改善的实际问题。国际化生产是产业强大的标志,竞争力强的标志。 

    在中国的具体条件下,我不赞成不讲地区环境条件的过分追求的现代化。例如广东的兴梅、饶平产区,那里就地取材、因地制宜花很低的成本做出在星级饭店使用的餐具,手绘的青花鲤鱼,活生生的跳跃在器皿上,传统的美人见人爱。山峦起伏中撒落工厂其间,也不见得就不是山清水秀。在这里太强调现代化有必要吗?只会丢掉传统的民族的好东西。 

    三大支撑四个生产都是产业基础建设的范畴,政府、协会、学会协助行业做好了,其它的可以少管,中国陶瓷产业就一定会有更好的前景,产业也一定为社会所支持和接受。 

    四个方向是指,砖的薄型化,砖不要做得太大,抛光砖尽量少做,通体砖尽量少做。 

    中国陶瓷产业需要好的产业政策 

陶城报:您认为从产业政策层面要关注哪些方面? 

    陈帆:陶瓷是一个很贴近社会的产业。社会的每一次变动,都会反映到产业中来。当前陶瓷业面临的种种问题,都是社会活动所引发的。其实,陶瓷是什么样子,很多人的心里都很明白,就是这么一回事。首先陶瓷对于中国是一个源远流长的传统产业,没有谁都能活下去,只是怎么活法而已;其次,今天的中国陶瓷已经是一个年产值几千亿元养活百万以上人口的产业,不是可以轻易抹掉的产业;再就是,陶瓷可以是一个游牧式的产业,一个省不行可以到别的省,一个国不行可到别的国家去。陶瓷业界应有这种信心和志气。 

    当今的社会,企业和家庭一样是社会的一个经济细胞,企业、协会、政府三者之中,政府是强势的一方。要解决陶瓷产业的一切问题,根子和关键是政府。所以陶瓷业的健康发展,首先要有一个开明的、坚持科学发展观的政府的指导,具体的就是要政府拿出一个好的产业政策。例如当前一些产区出现的稳定问题,就是政府干预了产业又一时拿不出一个有水平的对策所引发的。讨论一切问题时,首先要想到企业、协会要多协助政府制订出台一套合理的产业政策。这是第一点。
    要力助企业强盛起来,才算是真正的解决问题。使用资源、生产产品、造成环境损害的主体是企业,现在要解决问题的主体仍然是企业。可谓解铃还需系铃人。当企业没有能力或能力不足时,一切都是空话。所以政府、协会对于企业不要光提要求、指责,而是首先想到让企业如何有能力来办。这是第二点。 

    要提升产业的支撑能力。现在陶瓷业面临的许多问题,有一部分是技术问题,更多的是经济问题。例如环境保护,政府、协会、企业都有一个共识,要搞好要治理。但怎么治理,以除尘为例,多年来下达了不少的科研项目,至今也拿不出一套切实可靠的除尘技术成果,但什么窑炉节能、废渣利用这些年年谈的事反而谈得不少。中国砖的国内外售价甚低,企业尽管愿意搞好环境,但支持资金从哪里来?国内外一些企业环境做得较好的几乎都是经济效益比较好的企业,也是一个例证。这是第三点。 

    陶瓷产业近年来有许多好的倡议、提法,但未能兑现的原因,有人说是差距,我认为是支撑能力不足。例如实行清洁生产、文明生产,但支持的成套技术、装备在哪里?验收保障体系在哪里?这是第四点。 

    强盛的陶瓷产业需要有一批科技精英人才、高水平的研究部门和人才培训基地的支持。这些年来,国家、省、市各级科技部门也列入了一些研发课题,但真正将之变为生产力的、产业化的项目成果有多少?现在的中国,几乎没有一个高水平有权威的陶瓷研究设计院所。产学研三结合以企业为主搞科研是一条路子,但不应该是万能唯一的路子,现在很多成果年年有验收有鉴定有评估,共性不足的是科学数据和基础理论的支撑不足,让人质疑其结果的真实性、可靠性、推广性。这是第五点。 

    中国陶瓷业当其规模还小的时候,资源、环境问题在社会上几乎被忽略了。但当其达到世界大国规模的时候,资源、环境等等问题就成为社会性问题被提出来了。概括起来就是产业结构、产业联系、产业组织、产业发展、产业布局、产业政策等等产业经济学研究内容所涉及的问题。所以要特别提出中国陶瓷产业发展要加强产业经济学的研究。 

    陶瓷产业发展要解决的几个理论问题 

    陶城报:您认为为了中国陶瓷产业的发展,当前要解决哪些理论问题? 

    陈帆:当前的中国传统陶瓷产业生存发展过程中,存在着比较杂乱的现象。究其原因,至少源于两个方面。一是这个产业由过去的计划经济、国营或集体所有制时代一下子跨入完全的市场化所带来的;二是这个产业目前缺乏大家所普遍认同的科学发展理论指导。本来应该是国有国策,行有行规,企业有规划,但这些事情的解决还未达到这个水平。比如: 

    1、传统陶瓷的发展模式的“中国制式”和“中国智式”。最近鲍杰军董事长著有一本力作《中国智式—— —中国建陶产业强盛之道》(中国建材工业出版社,2007)内有厉以宁、张人为、还有我三人为这本书写了序。中国传统陶瓷由“中国制式”向“中国智式”转变,提出了一个理论问题。 

    2、陶瓷产业集(族)群化发展问题。中国陶瓷产业的三个发展阶段中,前二个阶段(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中国陶瓷基本上是集群化发展的。到了第三阶段的现在,人们对此观念提出质疑了。看来,太集中不利,太分散也有问题。到底集与散到哪一个程度是最恰当的? 

    3、陶瓷总部经济问题。陶瓷总部经济是否能建立起来,目前有两个鲜明的观点:一是“死路一条论”,完全否定,认为陶瓷总部经济没有生产基地和生产企业的支撑是不可能建立的;另一是认为能建,是解决环保的一项举措,但也有人斥之为驱赶陶瓷产业的一块遮羞布。到底在中国国情条件下,在传统陶瓷这个特定的行业下能不能搞成总部经济,又是一个理论问题。 

    4、传统陶瓷生产基地的转移、扩张和提升问题。近二三年,许多传统陶瓷产区的企业面临着异地转移、改造、提升问题。当前也有两个鲜明的观点:一是“关、转、停”、“赶走污染”策略;另一个是用新技术提升的策略。我三五年前明确的表白过,“佛山陶瓷不能走”“中国陶瓷不能走”,现在仍然坚持这个观点。但我赞成作适当的调整,部分产业异地发展和延伸,用新技术和科技进步解决产业存在的污染、资源合理利用等负面问题。

    陈帆,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一直从事陶瓷相关的教学、科研、工程、设计、产业开发的工作,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获得者。现任华南理工大学教授、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副会长,兼任多个陶瓷产区的经济发展顾问,曾任世界多家陶瓷公司的技术顾问。 

    作者:钟政 

提交会员:admin | 浏览次数:
复制 】 【 打印
收藏分享
 
龙泉青瓷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龙泉青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龙泉青瓷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龙泉青瓷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龙泉青瓷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龙泉青瓷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如:由于互联网的多次转载,造成文章的作者/来源丢失,如果有您的文章未注上名。),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龙泉青瓷网联系。
本网所有信息仅供交流学习之用,转载均注明出处(如有遗漏请指正),如果你不希望您的作品被转载,请来信我们将做删除。(admin@lqqcw.com)

>>相关资讯:

上篇新闻:莲花朵朵青瓷塑   下篇新闻:景德镇陶瓷学院龙泉函授站首次授课
查看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评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龙泉青瓷网的观点或立场
品牌展示
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新闻